上了大学,在心中深处,总想找个女友;无奈天不从人愿,长的个子又小, 人又瘦,也没什麽机会,所以只好三天两头往社团跑,那时后,全部的社团里, 就属钢琴社的女生最多,仗着学过几天钢琴,自然是天天跑去报到。 其实,钢琴也不难学,尤其是要学骗女孩子的,只要会一些通俗曲就好,像 那时社上的钢琴王子阿德就是个例子,他的古典弹的不怎麽样,但是一说到流行 歌曲就在行了,什麽曲子到了他手里都变的优美动人,又会伴奏,所以身边老围 着些女孩子,要他弹给她们唱歌。听说他在外面的PianoBar还当过琴 师,倒贴的女生多如过江之鲫,虽然听了心里不是味道,还是对他佩服的五体投 地,号称社中第一男人,又名淑女杀手。 所以找了个一天,我就跑去找阿德,请他教导一下,流行钢琴的弹法。 「那个简单,背公式就好了嘛!」阿德点了根烟,不急不缓的说着。 「哦,有那些公式要背,还有,要怎麽套公式呀?」,我一听只要背公式就 好,自然心中一乐,套公式,那还不简单! 「你要背一下各个和弦,以及一些伴奏公式,象是左手的分散琶音」 于是我就正式的开始向阿德学习。其实,流行钢琴也不难,公式背一背,还真的 十分管用,后来我就自己买书,学一学也就差不多能唬人了,身边的女孩子也多 了起来。后来发现,只要乐理通一点,钢琴和吉他的和弦是共通的,学了一样, 两样都能进步,那时后一想到这个就乐的要死,你的钢琴再强,我就不相信你在 吉他上能电我,反正我钢琴和吉他都学古典的,谁怕谁呀! 只是,自己在那儿高兴还是抵不过残酷的事实,我手底下义务指导的学生不 少,却一个都没追到,连想单独约出去都没办法,唉!果然是人丑不中用哦。反 而看阿德也不知道是那儿强,女友换来换去的,连他挑剩的我都逮不到,真的是 人比人气死人呢! 到了后来,对女友的事情就看的淡了,反正没人要也不要紧,自己过的快乐 就好。只是流行钢琴真的十分有趣,好弹又好听,所以每天练完古典时都要弹一 下,到了后来,反而还有不少女生找我来教流行钢琴,没有女友却也不会寂莫。 有一天,我还是如往常般的跑去练琴,突然听到敲门声。 「门没锁,请进。」那不是我的琴点,所以我有点毛毛的。开门进来了个小 女生,看就知道是个大一的,不过我还是礼貌上要问一下:「请问现在是你的琴 点吗?」 她摇摇头,很害羞的问:「请问我能听你弹琴吗?」 我乐了一下,看来苦练还是有点效的,所以我点点头:「我弹的不好耶!」 心里虽然很高兴,但是总是得装一下,万一话说太满,到时弹的不好,让她扮猪 吃老虎就不妙了。不过也许是天性使然,都不敢看她,只知道她人长的甜甜的, 轮廓很深,是个美人胚子。 「不会呀,你弹的真的很好听耶!」她很不好意思的说。 「好吧,那你想听什麽曲子?」 「随便你,看你想弹什麽曲子都可以。」她很高兴的看着我。 所以我想了一下,决定弹些特别的给她,我就由李斯特的爱之梦开始弹 ,接着弹流行曲萍聚、我是真的付出我的爱、欢乐中国节、李察的 梦中的婚礼、Tornbetweentwolovers"、最 后弹到萧邦的别离曲,再接着Memory"。也就是由两个人相见到分 手的过程用钢琴弹给她听。 等到我弹完时,才回过头去,只见她红着脸,看着地板。「很抱歉,弹的不 好哦!」虽然我自认弹的还不错,总是要装一下比较好。 「不,你弹的很好,能不能教我弹琴呀?」 我一想,完了,怎麽和预料中不大一样?我手上有五个学生,要是再加上她 就没时间去玩去混了,怎麽可以! 「可是我有五个学生了耶,不能再教了哦!不然我就没时间了。」 「教教我嘛,你都收了五个学生了,为何不能多收我一个?」 「我就是运气不好,所以才收了五个学生,快被她们忙死了,真的不能再收 了哦。」 「好嘛」她跑过来拉着我的手,完了,她竟然使出这招,我天生就是 挡不住女孩子撒娇。「要不然,我每次都请你吃东西嘛!」难得有个女生来撒娇 ,真的是过瘾呀! 「嗯我想想看」过瘾还是要忍一下,不然她不撒娇就不好玩了。她 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下:「嗯,我香你一下,当作学费!」在我还没来的及反应的 情况下,唉!可怜的第一次就给了她,我还没让女生亲过脸的,怎麽糊里糊涂的 就让她亲了一下,看来只好认了。不过她总比我那几个学生好一些,义务教她们 那麽久还没人亲过我。 于是后来她就变成我的学生之一,一周教她一次。不过,我的希望还是十分 渺茫,在私下的聊天中,我知道她有个男友在某大学,她还十分快乐的要介绍给 我认识,只是我人懒懒的,不想认识他。阿德也在旁亏我,怎麽收了那麽多学生 ,一个都没成,还在义务指导我横刀夺爱的技巧要怎样怎样。 像这样子了半个学期,她的琴艺也有不少进步,直到有一天,我教她弹 memory"那首曲子时,她哭了。哭着要我一遍一遍的弹给她听,弹到最后 ,她索性趴在我身上哭,弄的我衣服都湿了。 「乖学妹,怎麽了?谁欺负你了?说给学长听听!」我好心的对她说。不过 我可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让她这样子趴着实在不大好受,想要偷吃点豆腐却 觉得那样子做人太失败。 问了她一下,原来她跑去找她男友时,竟然在他房里看到别的女孩子的内衣 裤,她自己也不知道被他骗了多久。后来我只好请她吃个晚餐再送她回去,那是 我第一次进入女孩子的房间。 她的房间布置的十分雅致,有张银灰色的地毯和纸糊的吊灯,房中放满不少 张她男友的照片,那个男孩子长的很帅,我是绝对比不上的。高大的身影上洋溢 着自信的眼神,不知会迷死多少女孩子。 在我回去时,还在一面想着,那个男生真帅,难怪女孩子会迷上他,只是这 种人长的帅就不大保险,看来会有不少女生倒追,更何况他想去追别人,还有那 个女的挡的住? 到了第二天我去探望她时,看到她左手上包着纱布。听她楼友说,原来是她 想不开拿个水果刀想要割腕自杀,偏偏又怕痛,所以割了几十刀都只伤到表皮, 到了第二天血都结痂,人却没事,可是她脸人泪痕点点,让人看了会心疼。 「学长,我是不是长的不好看,他才离开我?」 「不是的,他只是不懂得珍惜你而已。其实你长的很好看的哦!」这个学妹 ,说句实话,长的真的十分美丽,皮肤又白,平常的时后又活泼可爱,想不出来 会有人抛弃她。为了怕她无聊,我就一直陪着她到晚上,直到我想要睡觉,才对 她说想走人了,那时后外面正下着大雨,我又没有雨衣,她虽然一直要我留下来 ,我总是怕会伤了她的名节,所以把心一横,就冒着雨骑车回去。 隔天她见我时,一脸不好意思的对我说:「学长,真对不起,昨天那麽大的 雨还让你骑车回去,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你可不要再想不开了哦!」我看着她,还是一样的活泼美丽 ,在她头上轻轻敲了一下,「再想不开,学长可救不了你了哦!」 她很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学长放心,我不会那麽傻了。不如晚上我请你吃 个饭好了!」 我也不假思索的说:「好呀,那麽我们去吃什麽好呢?」 「你喜欢吃些什麽呢?」 「嗯不如我们到学校旁吃吃海产好了!」 「好哇!!」于是我们就到了海产店,叫了些小菜。顺便就喝喝生啤酒,但 是我觉得喝生啤酒不过瘾,叫了瓶陈绍来喝。陈绍温了之后,加两颗酸梅,真的 是好喝;她也拿来尝了一下,但是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喝了一大杯,等我送她 回去时,她还吐了我一身,结果说是要请我,付帐的却是我这个当学长的。 到了她房间,她己清醒了一些,我自己的身上被她吐的乱七八糟,她虽然人 还有点醉,也知道发生了什麽事,就要我脱下上衣,帮我洗一下。 要是有吐过人就知道,喝了酒吐出来的东西,味道真的不好闻,所以我想了 一下,还是让她把上衣拿去泡着,不然我穿着那件衣服还真的是难受的很。然而 我也不能穿她的上衣,那个太难为情了,只好躲躲藏藏的光着上半身,幸好是夏 天,不然真的会冻死。 她洗了个澡之后,由于头有点痛,只好先去睡一下,我可惨了,没有了上衣 ,那儿也不敢走,她那儿我又不熟,所以也不敢到外面去洗我的衣服,只好傻傻 的坐在她的床边,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一会儿,她已沉沉睡去,我就更是不妙,想走也走不了,眼见时间愈来 愈晚,又不好意思叫醒她,但是又没法子,所以想到了,叫她告诉我她把我的衣 服放在那儿,好让我自己去洗,以免没地方睡。所以我轻轻的叫了声:学妹 ,但是她没反应,只好跑去拉她的衣角一下,她还是没反应,于是我再拉大力一 些,没想到她的睡衣太松了,一拉之下,竟然露出雪白的肩膀。我吓了一跳,我 原本是怕碰到她,让她误会说我吃她豆腐,所以拉她的袖子,结果竟然把她的肩 膀都拉了出来,这回可解释不清了,趁着她还没醒时,赶快把它拉回去。所以我 就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到她肩上,轻轻的拉着她的领子。 然而不拉还好,一拉之下,竟然在衣服的缝中看到了她的乳房。这个这 个,我从来没看过女孩子的乳房,突然在这麽近的距离看到,着实令我怦然心动 。我也不知是要放手好还是不放手好,有个女孩子可以偷看一下,自然是十分的 想看,何况她的乳房又那麽的好看。但是她是自己的学妹,像这样子看她,对她 也不好,想想看,自己也不会愿意被人家偷看到呀,要是让她知道了的话,我不 就是大好声明毁于一旦,所以想了一下,也不拉她的衣服,反正叫她不醒,只好 自己忍着点,不要看她就是。想要找回衣服穿,也只好等她醒过来的时后了。 于是我走去她的书桌前坐下,但是我又不想睡,想要趴在书桌上睡也睡不着 突然听到她竟然睡着还会打呼,觉得十分有趣,原来漂亮的女生也会打呼的。回 头看了她一下,结果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面红心跳。由于她的脚面向书桌,睡 的时后又那会想到春光有没有外泄,两个脚弯着,张的开开的,一条白色的小花 内裤印入眼中,这次我的眼光想移也移不走了。 由于她的身材不错,两个脚又张的开开的对着我,整个私处毫无顾忌的向者 我的眼睛,我突然发现脸好热,整个心跳的好快好快,真的好想要仔细看清楚她 最神秘的地方,那时的我,早分不清是是非非,只是想看她,肆无忌惮的看着她 ,反正她不知道,我又没看过,我不说她也不知道,邪恶的思想占住我全部的理 智,所以我一步一步小声的走向她,蹲在她的床前,慢慢的看。 那个时后,又想到万一她醒过来,我会不好交待,所以突发奇想的到她的书 架上拿了一本书来,翻在地上,要是她醒时就说我在看书就好了。然后十分邪恶 的拿了一枝原子笔来,想说读书总要有枝笔,心理想的可就不是那麽一回事了哦